返回

碧海今宵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第一0六章 鸿阁老王府提亲(第1/3页)
放书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

【顶点小说最新域名 www.ddwxc.com 】

    丈夫为志,老当益壮。鸿升鸿阁老虽然赋闲在野,听闻最近朝廷所经历的一切,仍然压抑着虎儿鸿飞冥获赐列候的喜悦,时常来尚书府与李云阁商讨定国良策。故而,不时感叹三宝郎阴阳道术之幽玄精奇。李云阁对当年嗣子之事,亦颇感欣慰。

    老哥俩多年同朝为官,亲如手足。此时正一起在尚书府书房喝茶聊天,小公子李慕白一步闯了进来。

    “父亲大人,鸿世伯,儿有一事,不得不说,还望父亲大人,鸿世伯谅解成全。”

    未及李云阁开口,鸿阁老欣然道:“小公子少年英雄,如今也是堂堂五品将军,尚有何事不能定夺,还要这样郑重其事?”

    李云阁不语,一张不怒而威的面庞,满含柔情地注视着儿子。

    “我想娶城王府的郡公主兰心怡为妻。”

    老哥俩乍听李慕白此言,均是大吃一惊,深感意外。这倒为难了,当初于云水湾李云阁嗣子三宝郎之时,当着两家人的面,鸿升阁老就已经允诺了三宝郎,将来为其提亲。此事你李慕白不是不知,如今何出此言?

    李云阁一口回绝:“此事万不可能!原已有言在先,况且你弟三宝郎下落不明,音讯全无。大丈夫怎好横刀夺爱?将来又如何面对三宝郎的娘亲?”

    鸿阁老压着心中万分的不爽,和蔼着声气,疑惑地问道:“小公子,这是什么时候的事?怎么突然发展到这般境地?”

    事到临头,李慕白不得不一五一十,向父亲大人鸿升世伯,将事情的经过原原本本,细述一番。

    一边是父子情深,一边是道义所系,老哥俩如坐针毡,真是左右为难。

    小公子早已汗流洽衣,眼见父亲大人迟迟不能开口答应,也顾不得羞羞臊臊那许多的忌讳,低眉垂眼地硬着头皮,就从怀中掏出刚刚从兰花庵捡到的那方锦帕,铺展在案前。

    娘亲随着蓝冰菲商队,不几日就来到了金陵城。望着楼肆林立,川流不息的车马行人,茫然无措。熙熙攘攘的杂耍叫卖声,叫嚣的娘亲一阵头晕目眩。

    善良的蓝公主赶忙一把扶住了她:“老人家,是不是哪里不舒服?想你乍到都市,人生地不熟的。一时半会儿怕你也找不到那家老亲,不如先随我去暂住,再徐图去路。”

    娘亲顺水推舟,又对着蓝公主深施一礼,笑道:“多谢姑娘。已是一路叨扰,此番再蒙照顾之恩,老身深感不安呐。”

    蓝冰菲道声无妨,一同继续前行。

    三弯两拐,就来到了一处稍显偏僻的院落。此院东北西三面傍山而建,前陈低丘。将南面迢迢而来的江水吞进,又翻然回头北去。在曲回的水路尽头,一座石矶挺然耸立,雄峙江中。这就是白高国大国师南宫玉狮发迹之后,在金陵城边,为讨好白高国国王,措址兴建的秘密行宫。

    南宫玉狮为蓝冰菲,云丹嘉措设宴接风。宴饮席中,南宫国师就迫不及待地,将金陵最近发生的异常水灾,以及李慕白,三宝郎被朝廷封赐官职爵位等大事,向她做了详细汇报。

    三宝郎,被御赐七品参军学士?三宝郎是金成府衙随军参谋?那雪无情又是谁?

    白高国公主蓝冰菲无论如何,也难以将那位又瘸又丑,眼睑黏连,面目狰狞恐怖的雪无情,与南宫国师口中的三宝郎化成等号。

    南宫大国师再一次证明,蓝冰菲你身边的“近臣”雪无情,就是一位不折不扣的“叛徒”:“蓝公主,当时在金城,我就怀疑他就是我曾经认识的三宝郎。我们无从得知他如何被致残。但他随身携带我“瑞福祥’商号的金票,就是我在运城亲手交予他的。”

    蓝冰菲一时回想到,曾经那些一场一曲的“荒唐”事儿,三寸芳心五味杂陈。千尺冰谷之春,与黄河沙滩紫藤架下的缠绵,在她脑海一幕一幕,清晰闪回。不管他们两个谁是谁,可以肯定的是,最起码这是两个人。想我冰清玉洁的堂堂大白高国公主,怎么会做出如此毫无羞耻之事?面对南宫玉狮的指陈,蓝冰菲只觉五内俱焚,一股被戏弄的无名怒火,摧的她玉容霞飞,面如赤丹,却又无从宣泄。

    她在筹谋,她要报复!

    李云阁,鸿阁老看着小公子李慕白,铺展在案台上的一方锦帕:“心念君恩,怡情佛乡,始乱终弃,孕秀蓄殃”。就算是一个傻子

放书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